咸鱼。语c,cn季卯,主皮伯爵。偶尔写一些小♂文♂章

这个女人……
怎么能说实话呢,
让妖多不好意思……

致君书

#这是我最爱的人写的
#白起视角

举世皆道吾心若磐石,皆道吾非人,然白起的确非人。起,仅是一把剑,一把时间最强大的剑。只有最强大的手才能挥动,只有汝——阿政。官场之中,吾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;战场之上,吾阴险狡诈,残忍嗜血。世人皆怕吾,恨吾,畏吾,敬吾。吾亦狂妄自大,惟有面对汝时,不知如何。
  犹记那日,吾如常立于肮脏不堪的囚笼,汝推门和日光一起走入吾心,抹不掉,涂不尽。吾想伴汝,护汝,为汝征战四方,同汝共看百河十山,与汝共赏万世千秋,但终究只是一场水月镜花般的梦,一触就破。
  身在黑暗,却想侵占光明,卑微而又可笑。欲望如同困兽,越是禁锢越是想要肆虐,啃咬着吾的心脏,吞噬着吾...

和基友合作的图er
@涳汽monster
他画稿er我上色er
合作愉快~

朕让你攻韩,不是让你攻朕!

#ooc
#腹黑忠犬起x傲娇体弱(?)政

“陛下让末将攻下韩国,就是为了那个韩非吗?”听不出感情的低沉声音在空旷的寝殿里响起。“是又怎样?朕让汝攻,汝便攻罢,想违抗王命?”另一男声响起,高傲而具有压迫感。
白起抬起头,看看那端坐在床榻上的君王,又低下头∶“末将不敢。”“不敢便去吧,朕等着汝获胜的军报。”嬴政对跪在面前的男人挥挥手,示意他离开。白起站起来,似要离去,却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∶“望陛下恕罪,末将,不去。”嬴政闻言,愣了一下,他从未见过白起反抗自己,随即暴怒的站起来,下到台阶上俯视着白起∶“汝说什么?!”“末将不去。”白起又重复了一遍。那样冰冷的声音让嬴政感觉对方没把他放在眼里,从未被打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