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旬。

朕让你攻韩,不是让你攻朕!

#ooc
#腹黑忠犬起x傲娇体弱(?)政

“陛下让末将攻下韩国,就是为了那个韩非吗?”听不出感情的低沉声音在空旷的寝殿里响起。“是又怎样?朕让汝攻,汝便攻罢,想违抗王命?”另一男声响起,高傲而具有压迫感。
白起抬起头,看看那端坐在床榻上的君王,又低下头∶“末将不敢。”“不敢便去吧,朕等着汝获胜的军报。”嬴政对跪在面前的男人挥挥手,示意他离开。白起站起来,似要离去,却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∶“望陛下恕罪,末将,不去。”嬴政闻言,愣了一下,他从未见过白起反抗自己,随即暴怒的站起来,下到台阶上俯视着白起∶“汝说什么?!”“末将不去。”白起又重复了一遍。那样冰冷的声音让嬴政感觉对方没把他放在眼里,从未被打...

© 山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